• 長江商報APP
  • 數字報
  • 新聞熱線:027-87666666
  • 新聞爆料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  • 長江商報 > 福安藥業業績欠佳咨詢費蹊蹺暴增2.6億   汪天祥父子及董監高5年間套現12億

    福安藥業業績欠佳咨詢費蹊蹺暴增2.6億   汪天祥父子及董監高5年間套現12億

    2019-07-29 06:50:43 來源:長江商報

        長江商報記者 沈右榮

        追工業大麻概念狂攬12個漲停后,福安藥業(300194.SZ)迎來了股東清倉式減持套現。

        7月25日晚間,福安藥業發布權益變動報告書,公司持股5.30%的股東山東只楚集團有限公司(簡稱只楚集團)、煙臺市電纜廠(簡稱電纜廠)在7月23日至25日合計減持0.30%股權,持股比降至5%以下。本月初,二者宣布在未來6個月內完成清倉。

        2016年,福安藥業通過發行股份和支付現金相結合方式作價15億元完成對煙臺只楚藥業100%權,只楚集團、電纜廠因此成為福安藥業股東。

        備受關注的是,上述收購,標的增值率高達3倍,形成商譽10.31億元。去年,只楚藥業業績爽約,商譽減值6.06億元。這筆商譽減值直接導致公司巨虧3.60億元。

        長江商報記者發現,只楚藥業業績爽約,除了只楚集團等原股東宣布減持外,公司實控人汪天祥將8040萬股以員工持股計劃名義轉讓給公司員工,套現3.67億元。而汪天祥之子汪璐也完成了清倉,累計套現4.4億元。

        福安藥業業績欠佳與其費用奇高不無關系。去年,公司銷售費用猛增4.85億元,其中,咨詢費高達3.42億元,相比2017年猛增2.63億。2016年,其咨詢費只有27萬元。

        咨詢費離奇暴增,為何?7月26日,福安藥業證券部先后有兩名工作人員稱自己不清楚,咨詢一下財務部門再答復,但直到記者發稿時止,仍未獲得具體回應。

        對此,一稅務稽查人員向長江商報記者稱,一些公司曾采用虛假發票以咨詢費名義入賬,達到虛列成本逃稅現象。

        標的變臉原股東清倉

        福安藥業高溢價收購爆雷了,標的業績爽約后,原股東開始清倉撤退。

        福安藥業成立于2004年2月25日,地處山城重慶,2011年3月22日在創業板掛牌交易。公司主要從事化學藥品的生產、銷售和研發。

        上市初期3年,福安藥業經營業績欠佳,營業收入在3.50億元左右徘徊,凈利潤(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,下同)則是連續三年下降,由2010年的1.23億元下降至2013年的0.38億元,幾乎只剩下一個零頭。

        福安藥業不甘心就此沉淪,決定通過并購來提升業績。2014年,公司作價約6億元收購佐炫礦業30%股權、天衡藥業100%股權兩家公司。收購完成后,當年,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就由下降轉為增長。嘗到了收購的甜頭后,2015年,公司膽子大了,作價15億元收購只楚藥業100%股權。

    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收購只楚藥業之時曾受到質疑。以2015年9月30日為評估基準日,只楚藥業100%股權的評估值約為15.03億元,較其賬面凈資產3.47億元增值11.56億元,增值率332.72%,最終確定交易對價為15億元。本次交易采取現金支付5.4億元、股份支付9.6億元來完成,公司同時配套募資7.40億元。

        高溢價交易下,交易對方承諾,只楚藥業在2015年至2017年實現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(簡稱扣非凈利潤)分別不低于8000萬元、1億元、1.2億元。

        2015年、2016年,只楚藥業均超額完成了業績承諾數。2017年,其凈利潤實現數為1.09億元,業績完成率為90.71%,爽約了。2018年,只有5365.67萬元。

        更甚的是,只楚藥業產品出現問題。根據公司公告,去年,只楚藥業的主要產品硫酸慶大霉素市場競爭風險加劇,注射用硫辛酸因出現不良反應而停止生產,并召回市場流通的全部產品。為此,福安藥業對只楚藥業進行了減值測試,并計提商譽減值6.06億元。

        只楚藥業經營出現風險、盈利能力大幅下滑,原股東卻開始撤退。

        今年7月1日,福安藥業披露股東減持計劃,只楚集團、電纜廠計劃將所持的5.30%股權全部清倉。截至7月25日,其已經減持0.30%,成為持股不到5%的股東。

    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受只楚藥業變臉影響,計提商譽減值導致福安藥業去年虧損3.60億元,出現上市以來的首次虧損。

        汪天祥父子套現超8億

        比只楚集團跑得還快的,還有福安藥業實控人汪天祥父子。

        福安藥業成立于2004年,一家主營抗生素的企業,于2011年3月22日登陸深交所。

        上市之初,福安藥業實控人汪天祥直接持股46.12%,其兒子汪璐直接持有11.43%股權,父子二人合計持股57.55%,實現了對公司的絕對控股。

        從2015年開始,汪璐開始大肆減持。2015年5月,正是A股大牛市行情的高點,福安藥業的股價也處于高位。當月13日,汪璐一次性減持340萬股,套現0.85億元。緊接著6月11日,其有減持400萬股,套現1.40億元。這是汪璐的第一輪減持,合計套現2.25億元。

        2018年,A股大幅調整,福安藥業的股價走勢也不好看。當年5月、9月,汪璐分三次共計減持3550萬股。第二輪減持,汪璐套現的金額約為1.50億元。

        第三輪減持發生在今年1月底,彼時,A股不少公司宣告業績下滑或爆雷,福安藥業的股價也跌入谷底,在3元/股以下起伏。這一次,汪璐合計減持2366.15萬股,實現了清倉撤退,共計套現約0.65億元。

        綜上所述,汪璐分三批減持實現了徹底清倉,共計套現約4.40億元。

        相較于兒子明目張膽減持套現,僅有中學文化的汪天祥套現的手法要隱蔽得多。

        去年8月,福安藥業首次實施員工持股計劃,參加員工總數為127人,其中董監高10人。

        對于此次員工持股計劃,福安藥業的定位是,完善核心員工與全體股東的利益共享和風險共擔機制,提高員工的凝聚力和公司競爭力,充分調動員工的積極性和創造性,實現公司可持續發展。此番說辭,本次員工持股計劃無論是對公司、對員工、對股東都是一大利好。

        不過,跟很多A股上市實施員工持股計劃不同,A股不少公司實施員工持股計劃,是公司從二級市場回購股票,然后折價轉讓給參與認購的核心員工。而福安藥業的員工持股計劃的股票來源,則是購買實控人汪天祥手中股票。

        根據最終實施方案,員工持股計劃合計購買了汪天祥8040萬股,占公司總股本的6.76%。員工購買價為4.57元/股,交易總價為3.67億元。

        長江商報記者查詢發現,福安藥業披露員工持股計劃修訂案是去年8月17日,實施完成日期是11月20日。這兩天,福安藥業的收盤價為4.23元/股、3.55元/股。由此可見,不僅沒有折價,反而是大幅溢價。

        員工計劃的實施,汪天祥順利完成了3.67億元的套現。

        當然,除了汪天祥父子,福安藥業的董監高(含親屬)套現也不含糊。從2014年開始至今年5月,蔣晨、黃濤等董監高大肆上演瘋狂套現。據長江商報記者初步統計,董監高累計套現金額約為4.16億元,與汪璐相比并不遜色。

        由此可見,2014年來的5年間,汪天祥父子及董監高(不含汪天祥)合計套現金額高達12.23億元。

        咨詢費離奇暴增3.33倍

        福安藥業業績不佳,除了只楚藥業變臉外,也與公司費用居高不下密切相關。這其中,咨詢費高得離譜。

        去年,因為只楚藥業業績變臉,福安藥業對其計提了6.06億元商譽減值。今年,福安藥業的業績依舊不理想。

        今年一季度,公司實現營業收人7.26億元,同比下降4.78%,凈利潤7409.92萬元,同比下降16.48%。公司預計,今年上半年凈利潤為1.5億元—1.7億元,比上年同期下降1.6%—13.18%。原因是,上半年原料藥銷售收入同比減少。

        除了福安藥業解釋銷售收入下降原因外,更大的原因,或許還是其銷售費用偏高。

        今年一季度,福安藥業的銷售費用達3.16億元,約占當期營業收入的43.53%。由于是季度報告,公司未披露銷售費用明細。但從2018年銷售費用數據看,存在蹊蹺之處。

        去年,福安藥業實現營業收入26.69億元,同比增長27.67億元,而其銷售費用為10.68億元,較上年的5.83億元增加4.85億元,增幅達83.11%,是營業收入增速的3倍。

        公司在年報中解釋,銷售費用大幅增長,主要是隨著“兩票制”政策推廣,公司逐步推進自主銷售模式,為維護重點客戶,加強市場推廣和銷售網絡建設,支付的學術推廣費、市場開發費等增長。

        銷售費用明細顯示,相較2017年,學術推廣費、市場拓展費確實有較大幅度增長,二者分別為5.91億元、269.28萬元,相較超過10億元的銷售費用,不到300萬元的市場開拓費基本可以忽略不計。但其學術推廣費較上年的4.05億元增加了1.86億元,增幅為45.93%。

        對比同業可比上市公司,福安藥業學術推廣費占其銷售費用的55.34%,并不是十分突出。但是,福安藥業最為惹眼的是其高達3.42億元,較上年增加2.63億元,占其銷售費用的32.02%。

        福安藥業的咨詢費增幅堪稱驚人。2016年,其咨詢費不足27萬元,2017年增至0.79億元,去年高達3.42億元。去年的咨詢費較上年增長3.33倍,較2016年則增長了1266倍。

        暴增、巨額咨詢費究竟因何產生?公司咨詢了什么?在年報、公告中,福安藥業也未對此進行披露、解釋。

        長江商報記者查詢10多家A股醫藥企業,在銷售費用明細中也未找到咨詢費一項。

        視覺中國圖


    責編:ZB

    長江重磅排行榜
    視頻播報
    滾動新聞
    長江商報APP
   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
  • 關于長江商報|聯系我們|免責聲明|人才招聘|加入收藏
  • 中華人民共和國互聯網出版許可證: 新出網證(鄂)字5號 鄂新網備1005-000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 027-68883275 舉報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  • 中華人民共和國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: 鄂B2-20090118 鄂ICP備13008093號
  • 地址: 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東湖路169號湖北知音傳媒股份公司院內 網站郵箱: [email protected]
  • 鄂公網安備 42010602000264號
  • 武漢公安局
    網上報警網站

    公共信息安
    全網絡監察

    經營性網站
    備案信息

    不良信息
    舉報中心

  •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
  • 北京电信网上选号